精品都市小说 催妝-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熱推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抱着苹果,懒歪歪地坐在轿子里,听着外面吹吹打打热闹至极的声音,心里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恍惚了一会儿,揭开盖头一角,伸手去挑轿帘子。
琉璃一只手在外面准确地按住凌画的手,“小姐,新娘子要有新娘子的样子,不能乱掀帘子看。”
凌画小声说,“就看一眼也不行吗?”
不等琉璃说话,她小声说,“我想看宴轻,都没瞧见他的模样。”
她想看看,宴轻是不是如她想象的一般,骑在高头大马上,穿着她亲手绣的吉服,姿容冠绝,无双颜色。
她瞧上的夫婿,有着天下最好看的男色。
琉璃替她挑开轿帘子一角,“就一眼。”
凌画“嗯”了一声,探头看去,只看到宴轻骑在高头大马上的背影,白马红衣,吉服艳华。即便没看到脸,凌画也能想象出,那一张脸清俊无双的模样。
她满足地收回视线。
琉璃放下轿帘子,很肯定地对凌画说,“您放心,宴小侯爷今日俊出天际。”
凌画轻笑。
宴轻忽然回头瞅了一眼,琉璃立马端正颜色,目不斜视地陪在花轿旁走着。宴轻挑了挑眉,收回视线。
迎亲队伍一路热热闹闹来到端敬候府门前,轿夫停下轿子,宴轻翻身下马,有人递给他一把弓箭,他挑眉,“这是做什么?”
有人解释,“射轿门,下马威。”
宴轻眉梢斜挑,扬唇笑,对着轿子拉弓搭箭,弓如满月。
程初在后方瞧见了,立即扬声说,“宴兄,你小心点儿,别射到了嫂子。”
凌画的坐在轿子内,懒歪歪的姿势,一动不动,随着轿子放下,她的一双脚露在轿门处,也一动不动。
宴轻松手,“嗖”地一声,三支箭贴着凌画的脚边,钉进了轿子里,入木三分。
众人齐齐惊呼一声。
而凌画的脚依旧一动没动,都不曾哆嗦的躲一下。
宴轻扬了扬眉,对着轿子里面说,“睡着了?”
“没有。”凌画的声音很是平静,柔和中带着笑意,“我知道我夫君箭术高绝,是射不到我的,所以,我不怕。”
宴轻被夫君两个字喊的身子有一瞬间僵硬,扔了手里的弓箭,对身边人问,“还有什么?”
喜嬷嬷连忙回话,“新娘子下轿,迈火盆……”
宴轻转头去看,果然见大门口搁着一盆火盆,火盆烧的正旺,他怀疑地问,“烧不到脚?她能迈得过去吗?”
喜嬷嬷想说女子娶进门,都是这样迈火盆的,有人搀扶着,自然是能迈过去的,但她也瞧见今儿端敬候府的炭火似乎十分好烧,火盆的炭火烧的实在太红太旺了,而凌小姐的嫁衣衣摆真是太长了,这样的话,即便有人扶着,还真是不好迈这火盆,万一把嫁衣烧着了,可是不吉利。
宴轻见喜嬷嬷犹豫,嘟囔一句,“真是麻烦。”
他说完,转过身,掀开轿帘子,一把从里面拽出凌画,随手一扔,转眼间凌画就过了火盆,稳稳当当地站在了门内的地面上。
火盆就这么被她迈过去了。
众人一脸懵地看着宴轻。
凌画也一脸懵地站在原地,半天没反应过来。
直到琉璃扶住她,嘟囔,“小侯爷可真是……”
真是没法形容。
若不是长了这么一张漂亮的脸,他一辈子就等着打光棍孤独终老吧?
凌画没忍住,“扑哧”一下笑了,接过琉璃的话,“真是有力气,不愧是习武的。”
若是寻常的文弱书生,怕是抱她起来都费劲,更不必说将她这么一拽一扔就扔出三丈远了。
琉璃无语。
宴轻听的清楚,轻哼了一声,带着凌画往里面走。
来到礼堂,正正好好,一时不多一时不少,正是吉时。
太后已等的心焦了,见人回来,阿弥陀佛了两声,连连笑着合不拢嘴,“总算是没误了吉时,快快快,拜天地吧!”
拜了天地父母尊亲,就是真真正正的凌家人了。
有人将红绸的一端递给宴轻,一端递给凌画,二人排排站好。
合租 醫 仙
太后坐在上座上瞧着,笑的见牙不见眼,皇帝不住地笑着点头,两旁都是今日来客,多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人。
宴轻从不知道端敬候府今儿可以装得下这么多人,他四下瞅了一眼,有些人认识,有些人不认识,他收回视线。
赞礼官宣布吉时已到,开始了大婚典礼。
三拜天地的礼仪,管家特意在昨儿对宴轻耳听面命了一番,宴轻自然是听进了耳里,三拜天地的过程十分简单,没用半炷香,便结束了。
期间,凌画在第三拜时没了力气起不来身,还是宴轻伸手拽了她一把。
太后瞧的清楚,更高兴了,连连说,“好好好,小轻长大了,懂事儿了。”
宴轻当没听见。
在赞礼官一声“送入洞房”后,宴轻牵着红绸带着凌画向经过了两个月赶工,已经给她收拾好的主母院走去。
没走几步,凌画便走不动了,小声说,“宴轻,我走不动了。”
宴轻没好气,“有力气骑快马回来?连这两步都走不动了?”
凌画提醒他,“我们已经拜过了堂,成了夫妻,我就是你的人了,我走不动了,你得管我。”
宴轻站着不动,看着她,“我若是不管你呢?”
凌画柔声说,“你不管我,我也拿你没办法呀。”
宴轻瞪了她一眼,转身继续往前走去,“爱走不走。”
凌画干脆扔了红绸,当真不走了,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耍赖,“那我就不走了。”
没有新娘子的房间,你自己去吧!
宴轻回头不可思议地瞅着她,“你的形象呢?”
做凌家小姐时,她处处爱惜自己的羽毛,如今刚嫁进他的家门,就本性毕露了?
凌画软软虚虚地说,“真走不动了。”
她不是装的,是真的走不动了,三拜天地虽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儿,但对她来说,跪跪起起的,真是累没了力气,若不是最后他拽她那一把,她跪在地上就起不来了。
到底是昨儿歇的时间短,没歇过来,不禁折腾。
宴轻看了凌画一会儿,她红盖头盖的好好的,大红的嫁衣随着她坐在地上的动作铺散开,他心想,她即便这般没样子的坐在地上,坐的也是十分端庄秀雅。
琉璃没跟过来,不知道哪里去了,一直陪着凌画的喜嬷嬷们也没跟过来,似乎他们俩身边,一下子就没了人,若他真不管她,她还真就坐在这里起不来了。
宴轻憋着气走回来,一把将她送地上拽起,扛在了肩上,往主母院走去。
凌画在宴轻的肩膀上虽然被扛着不舒服,但也没什么意见,毕竟,他没扔下她不管,她早就嘱咐了琉璃和喜嬷嬷,拜完天地后,她们别跟在她和宴轻身边。她打着就是让宴轻管她的主意。
果然,这一招管用。
宴轻大步流星,没多久,便扛着凌画来到了主母院,迈进院门,里面一连串的恭喜道喜声,同样吉祥话一箩筐地往外砸。
宴轻将凌画扛到了房间,将她扔到了床上,转身就要走。
凌画一手按着头上的盖头,一手拉住宴轻的袖子,“你还要掀我的盖头呢,不能走。”
宴轻没好气,“自己掀。”
“不行。”凌画摇头,“盖头没有新娘子自己掀的,都是要夫君掀。”
有人连忙递给宴轻一个秤杆。
宴轻领会不了秤杆子掀盖头这个操作,伸手一把扯掉了凌画的盖头。
入目处,凌画眉目如画,国色天香,大红嫁衣包裹下,艳丽逼人,两个月未见,让他有瞬间的陌生,但她的眉眼分明还是那个含笑温柔的望着他的眉眼。
宴轻扭开脸,语气不太好,“行了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