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hlj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一九八一年 實在閒得疼-第七百一十七章:敬重有情有義的人展示-ydk53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接下来出问题了。
安俊祥劝邱老师跟他去台湾,邱老师不肯离开故里,更加舍不得心爱的弟子们。
反劝安俊祥留下来,落叶归根。
安俊祥担心大陆的政策说变就变,担心回了台湾就没法再来。
黄瀚是个过来人,当然拍胸脯保证大陆的政策会越来越宽松,肯定善待台湾同胞,而且这个政策至少三十年不变。
反倒是台湾当局会每况愈下,台独势力不可不防。
说实话,八十年代的台湾经济条件比欧美国家差不了太多,跟大陆相比可以用天上地下来形容。
请告诉我你爱我
安俊祥六十五了,阅历何其丰富?哪有可能相信黄瀚描绘的未来?
他毕竟曾经是国民党的高级军官,跟台独分子势如水火,也感觉到了当下的台湾政治风向不太对头。
黄瀚为了劝他来三水市办企业,特意请来了孔老板等等台商帮着做思想工作。
安俊祥是个离休军官,有些存款但是不多,他也做了理财,没有什么好去处,一大半存款买了股票。
他的存款和股票折算成美金大概是十几万的样子,他如果决定落叶归根,可以把台湾的房产卖了,能够凑出二三十万美金的资本。
看到不少台湾商人在三水市发展得不错,不想混吃等死的安俊祥动了心,答应回台湾跟儿子后商量再做决定。
他下一趟再来时肯定会带上儿子、媳妇和孙子、孙女,考虑到孙子、孙女要上学,肯定要等到放寒假。
况且他心里有数,他有牵挂的人在大陆,一直关注两岸局势,这两年来大陆的台湾人数以万计,还没听说过有大陆人去台湾。
想把妻子带回去,手续怎么办?目前没有先例可寻。
但是听来三水市投资的台商介绍,知道他们在大陆生活根本不受限制。
这就意味着他想来三水市陪妻子完全做得到,想妻子去台湾比较难办。
分别太久了,相见不容易,安俊祥终于找到了阔别四十载的妻子,当然要和她共度余生。
既然大陆持欢迎台湾同胞回来的态度,那就选择相信黄瀚一回。
安俊祥在三水市待了不到两个星期,越是临近回台湾的日子越是难舍难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想当年邱老师就是因为不放心三水的父母、哥哥把不满周岁的儿子留在南京急匆匆赶往扬州坐船,那时可没有公共汽车直达三水。
然国民党败得太快了,三天都不到江北到处红旗飘飘,她甚至于根本没见着家人……
他俩都怕这一别又是天各一方,都老了,再也耗不起了。
黄瀚当然不可能让安俊祥乘公共汽车去南京,刚刚巧“全力企业”省城办事处经理刘益中回来办事。
由于省城销售公司业绩突出,黄道舟给刘益中配了秦淑洁帮忙买回来的进口桑塔拉轿车。
黄瀚把送安俊祥的任务交给刘益中,并且叮嘱他一定要把安俊祥送上火车才算完成任务。
这点小事算不得什么,刘益中肯定能够办好。
邱老师原本是想一直把安俊祥送到南京火车站,然安俊祥体贴妻子,不想让她来回奔波,坚决不肯。
离别的这一天,黄道舟在事竟成饭店南大街店早早地摆下送别宴。
没有外人,只有缺了黄馨的黄瀚一家子、邱老师夫妻俩和成文阁、钱爱国、刘益中。
黄馨出去旅游了,结伴而行的有七个女同学,项惠红开了一辆商务车。
这年头的汽车跑长途加油都是个大问题。
第一是因为加油站太少,第二是因为汽油是计划物资,第三是因为绝大多数地方上的加油站只肯收本地印发的汽油票。
就跟有些地方不肯收全国通用粮票只收地方粮票是一个道理。
但是这些根本难不倒杜佳,她可以去沿途的军区招待所找人帮忙买汽油。
聊了一会儿,黄瀚忽然间想起一件事,问道:“伯伯,你在台湾有没有买股票啊?”
“你还懂股票?据我所知大陆根本没有股票交易所啊!”
“我们家有中美合资、中港合资公司,我喜欢研究国际形势,关注经济发展,喜欢了解资本市场,对炒股略通一二。”
“你做得对,是应该研究经济。我买了一些股票!我们台湾人其实也没什么理财途径,除了存款就是购买股票。”
“你的股票收益咋样?去年年底和上半年应该跌了不少吧?”
“还好,美国股灾的那阵子是跌得比较惨,但是最近又涨回来了不少,我应该还有三成收益。”
对于台湾股市,黄瀚知之甚少,记忆中台湾股市出过大事,只不过根本不知道时间点,没有发言权。
安俊祥的投资还有三成收益,想来那件大事导致的暴跌还没有发生。
因为那次暴跌杀伤力巨大,所有的股票无一幸免,安俊祥不是专业人士,分别买了几支蓝筹股而已,还有盈利足以说明问题。
既然知道台湾股市将要遭遇最最惨烈的一跌,何不如劝安俊祥把股票卖光暂时不玩了。
黄瀚道:“伯伯,我建议你回到台湾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把手里的股票卖光,一支股票都不留。”
“我已经想好了来三水市办个法兰加工厂,这个我有点懂,不愁销路,也能够买得到数控车床。
本来就计划把所有的股票卖了,还准备把我名下的那套住房卖掉凑出本金。”
“那就宜早不宜迟,卖房子、卖空股票争取在回台湾一个星期内完成。”
“为什么这么急?我要等到明年一月份才能来呢。”
“我有个预感,觉得台湾股市要出大事情,股市暴跌后会重挫实体经济,房价也得大跌!”
“你的预感?哈哈哈……”安俊祥大笑起来,根本不信。
这时邱老师伸出手拉了拉安俊祥道:“俊祥,你相信黄瀚好不好?”
“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高中生?”
“黄瀚不一样,他是个天才,他的感觉真的很神奇,至今为止没有错过一次。”
黄道舟见安俊祥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他虽然不能确定黄瀚对于台湾股市的判断准不准,但是黄瀚连奥运会的名次都推算得出来的神奇已经让他服气了。
他决定挺儿子,道:“安先生,我也强烈建议你在回台湾的一个星期内卖掉所有的股票。”
黄道舟的“全力企业”安俊祥已经参观过了。
他知道黄道舟是管几大千人的官员,比他离休前管的军人多十倍,级别跟管理扬州地区的市长一样高。
此时的扬州包括整个太州地区,人口近千万,能抵得上台湾三分之一的人口。
黄道舟开口了,安俊祥当然不可能再发笑。
谁知这时张芳芬也道:“黄瀚跟邱老师的感情不亚于母子,他是真心为你好,请你相信他。”
孔老板拿下了“风牌”的台湾代理权,已经在台北、新北、桃园、台中、台南、高雄开了专卖店。
安俊祥去“华美风”老厂区、新厂区看过,当时觉得震惊,认为这样的大企业,放到台湾也不落伍。
张芳芬是官员还是“华美风”的大股东,他哪有可能轻视?
黄瀚见安俊祥的神色古怪,笑了,道:“本来抛售股票、卖房子就在你的计划中,早几个月卖能吃多大亏?说不定会让你来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呢?”
“好的!我接受你们一家子的建议。”安俊祥遭遇松口了,他曾经是职业军人,应该具备言出如山的性格。
黄瀚强调道:“记住了,从股市撤出资金就别再进去了,如果还想理财几个月,完全可以买日元拿在手上,等需要买数控车床时再兑换美金交易。”
“日元涨得太高了。”
“应该还能涨一段时间,最起码在春节前不会大跌。”
“你这是从哪儿得出的结论啊?”安俊祥狐疑道。
“分析各国的经济结构是个很复杂的过程,我一时半会儿说不明白,况且直觉也是很重要的。”
这倒是事实,安俊祥终于不再刨根问底。
邱老师道:“你以后跟黄瀚相处久了就会习惯了他的神奇。我这些年幸好有他照顾。”
“就冲黄瀚对你这么好,我也得选择相信他。”
黄瀚举起酒杯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伯伯,你虽然不喜欢我,但是我却是无条件喜欢你。我敬你一杯。”
邱老师看着无比尴尬的安俊祥笑了,道:“他哪有不喜欢你呀!”
“感觉,我的感觉很灵的。伯伯,咱们实话实说,你认为我的感觉究竟准不准?”
有可能安俊祥不喜欢撒谎,这时真不知道怎么接话。
邱老师问道:“你感觉他不喜欢你,那你为什么还喜欢他呢!”
“我这个人最最敬重有情有义的人,伯伯能够为你守候四十年,足以感天动地。我由衷敬佩!
我相信这样的人,心里笃定地认为伯伯的人格肯定是高尚的,我喜欢高尚的人。”
张芳芬道:“我一样的打心眼里敬重安先生!”
张芳芬这话真的发自肺腑,因为安俊祥回来后没几天,张芳芬得知他没有再婚后就经常在儿女面前夸赞。
张芳芬年轻时读了不少旧思想的书,特喜欢王宝钏的故事。
她根深蒂固地认为女人从一而终是美德,男人能够做到安俊祥这个样子难能可贵,比薛平贵强多了。
黄道舟同样为邱老师高兴,觉得真应了那句话“苦心人天不负!”,他道:“邱老师又何尝不是苦苦等待四十年?”
“对啊!所以我从小就喜欢邱老师,敬佩邱老师,原本是想为她养老送终的。”
张芳芬连忙道:“不许瞎说,邱老师马上一家子团圆,肯定能够快快乐乐再活四十年。”
安俊祥被感动了,他站起身双手端起酒杯,道:“黄瀚我敬你一杯,跟你说实话,这一刻我开始喜欢你了。”
“哈哈哈……,也仅仅是这一刻罢了,保不准过一会儿咱们为党派、政治立场的事儿争论起来,你又有了想掐死我的冲动。”
“哈哈哈……”黄颦实在忍不住,差一点笑喷了。
刘益中想笑,又不想失礼,憋得好辛苦。
成文阁、钱爱国敬畏邱老师,可不敢放肆。
安俊祥也笑了,笑得有点尴尬,也不知道这一刻有没有想掐死黄瀚的念头。
他道:“引用贵党的一句话,求同存异!我以后不跟你争辩这些没用的。免得找气受。”
黄道舟也笑着给建议,道:“安先生,别说是你,我有时候都受不了他歪理一大堆,受不了他说话时像是我老子,也经常想抽他几巴掌出气呢!”
偏心儿子的张芳芬不乐意听了,在她心目中儿子是最最出色的,怎么说怎么好。
“干什么呀?黄瀚哪一回说错了、做错了?不是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就是那个达者为师的。”
安俊祥道:“对对,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我以后应该渐渐地适应和黄瀚平等交流。”
上午十一点多,安俊祥坐上了桑塔拉。
然后安俊祥貌似下定了决心,他摇下车窗道:“慰慈,我春节前一定回来,再也不走了,管他以后怎么样,哪怕死,也要死在你身边。”
邱老师再也忍不住,顿时泣不成声。
美食家 目錄
她原本心如死灰,甚至想到过了此残生,后来有了沈晓蓉这个天赋极高的学生。
她孤独的心找到了寄托,用心栽培这棵好苗子。
没想到忽然间黄瀚冒了出来,然后她就如枯木又逢春般,觉得日子有了盼头,活得有意义。
现在的她庆幸自己还活着,如果她死了岂不是让丈夫空等四十年?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老了,知道时日无多,她更加害怕安俊祥这一去又是天各一方。
黄瀚赶紧大声道:“伯伯,你干嘛这么悲观?我以人民的名义发誓,以后的大陆会好得让你无法想象。
你来我们三水市办个合资工厂,站稳脚跟和完全可以让哥哥、嫂子辞职来大陆工作。”
邱老师的儿子、儿媳都不是商人,应该也算打工族,他俩都是从事教育工作,而且都是教英语的,一个是大学副教授,一个教高中。
见邱老师哭得伤心,安俊祥坐不住了,他下车握住邱老师的手,坚定道:“放心吧,我们一家子肯定能够团圆,反正我决定了,以后就来三水生活。”
邱老师此时哪里说得出话来?
黄瀚道:“好呀,欢迎欢迎!寒假时我就能见得到哥哥和嫂子,到时候我会劝他们也来三水市工作,我们实验中学高中部缺高水平的英语老师。”
安俊祥头摇得如同拨浪鼓,道:“一个月一百多块钱人民币,才三十几美金,怎么过日子?
他俩不可能来。我也不好替他俩做主,我只能保证我肯定回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