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0p61都市小說 好萊塢傳奇導演-第1139章 高規格的文藝片-ycl7r

好萊塢傳奇導演
小說推薦好萊塢傳奇導演好莱坞传奇导演
热情打招呼的是圈内比较有名的制片人吉尔-内特,负责过《白头神探》、《云中漫步》、《狙击电话亭》、《马利和我》、《私人物品》、《弱点》等作品,从这些作品的内容也可以看出他是一位擅长冲奖题材选择的人,还是个行家。
他本来也不需要对莱曼太过客气——太过客气的原因只有一个,有求于人。
对于他这样拥有自己的事业和人脉的制片来说,好莱坞上得了档次的制片厂都不会拒绝和他聊聊项目、提案什么的,他有太多去处,还能坐地起价。
但,很可惜的是现在的吉尔-内特在圈内有些尴尬,制片就是这样,一时把握不准,资本对你的审视就会严格,怪就怪,07年他自信满满的跟斯蒂芬-范米尔合伙,说服了福克斯拍摄了一部魔幻片,大家也都知道,在那个时间段跟风玩魔幻题材的就没几个成功。
而他的失败也是能跟《黄金罗盘》一拼谁更败家的亏损榜大作《龙骑士》。
这部算上营销成本肯定过了1.5亿的A类作品,IMDB评分5.6,国内报收(30%)7503万,要不是有些海外地区的民众对这种烧钱的视效片存在市场饥渴的问题,国际(70%)拿到了1.75亿,全球总累计2.504亿,加之福克斯挽回损失的能力还算出众,所以只亏了4300多万。
这一数字对福克斯来说也算上伤痛了,那对吉尔-内特这种老牌制片人来说更是毁灭性的打击,别的不说,他得看中多少冲奖项目才能赚到这些钱?
更关键的是,这是资本们对他信誉的崩盘,独立制片都是靠眼光吃饭,如果有人对这方面不信任了,能操作的余地又有多少。只怕是任你口灿莲花,别人也始终存在一丝犹豫。
“哈哈,有些冒昧,我们没预约就过来了。”
电梯口。
今年已经58岁的吉尔-内特没有丝毫资历和年纪上的高傲,瞧着正主到了,连忙想过来握手。
“莱曼。”
来人挂着标志性的带着苦闷的笑,从电梯里走出来。却是李按导演。
这位拍完《无敌浩克》,但因为《色戒》在内地的那些事,躲了许久的清静。近两年,实在耐不住寂寞握起导筒,也只是拍了一部《制造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这样的回忆录电影——一个同志作家在不经意间,促成了1969年的音乐盛事的故事。
“你们这是?”
社交的礼节过后,莱曼看着几人问。
“这位是大卫-马戈,操刀过《寻找梦幻岛》的金牌编剧。”吉尔-内特先是介绍了三人组的最后一位,接着道:“我有个项目想法,很讲究情感刻画,所以找来了李按导演来拍。”
莱曼刚抬起胳膊与大卫握手,李按也是闻言回应,“扬-马特创作的小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这本书我7、8年前就读过,本以为是不会有人想搬上大银幕的,但真的等到内特先生找到我,我还是很心动。”
李按还是那样的不会掩饰,“用一流的视效技术去讲一个很平淡的主线:一个叫派的印度少年和一只孟加拉虎在海上的日日夜夜,没有多余的角色,也没什么娱乐性的元素,但它也很像一幅画,很细腻的画,扬-马特为它赋予的海上画卷,直到现在我都记忆深刻‎。”
……
“我想不出一个更好的方法来传播信仰。没有从讲坛里打雷,没有坏教堂的谴责,没有同行的压力,只有一本经文静静地等着打招呼,像小女孩亲吻你的脸颊一样温柔有力。
‎绝望是一个沉重的黑色。我感谢上帝,它总是过去。
风景再好不及他
一群鱼出现在网周围,或者一个结大声喊道要被重新打压。或者我想到了我的家人,想到他们是如何免于这种可怕的痛苦。黑色会激起并最终消失,上帝会留下来,在我心中是一个闪亮的光点。我会去爱。”
‎“死亡如此紧密地与生命紧密相连的原因不是生物的必然——而是嫉‎‎妒。生命是如此美丽,死亡已经爱上了它,一种嫉妒的,占有的爱。但生命轻而轻地跃过遗忘,只失去了一两件不重要的东西,而阴郁只是云影的阴影。”
……
得知众人是来寻找投资的,一行人很快就上了楼,去到了莱曼的办公室。
有外人在,莱曼也没太跟李按叙旧。
不过当聊起《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原著小说后,几个文青男显得很有话题。
李按还是那样,无论低谷、被质疑,还是风光、各方邀请,浑身上下都没有太多的浮躁。
严格来说,他是被邀请的一方,在莱曼翻阅大卫改编的剧本时,吉尔-内特才是那个最为紧张的人,相比身边二位都是沉浸在作者编织的故事,探讨里面的语句片段,他虽然也很喜欢文章所透露的那种对对信仰对生活对恐惧的思辨,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解,但或多或少还是表现得最为功利。
他一边与李按、大卫等人聊创作方向,一边分出心神盯着莱曼脸上每一个情绪上的变化,试图分析此行是否得到一个他觉得满意的结果。
毕竟,他已经没有多少可输的筹码了,《龙骑士》一战,丢掉了他事业大半的基础,身边的一些“朋友”不经意间露出的那些嘲弄更是让他愤怒又唏嘘。
他沉寂了许久,中间还去监制了一部喜剧,但最终他翻阅各类书籍、剧本,还是选择了他最熟悉也是最拿手的对有深度的作品立项。
“所以,福克斯对这个改编项目一直犹豫,然后你们找上了萤火虫?”
不一会,帕尔曼来了,还带来了一些情报。
吉尔-内特反问:“大家对剧本都有许多的考量,拉斯特先生,你看了剧本后,想法又是什么?”
“风景如画。但想拍出那样的效果,可不便宜。”莱曼对剧本印象最深的全是一艘小船飘流在海上的风光,至于那些思辨,只是为风景画拔高内涵的部分。
“没错,任谁看了原著,都会觉得画面感十足。而且福克斯也不是不认可这个项目,只是有人建议这部作品的预算要控制在4000万左右,才不至于太有亏损的风险,但我否定了。”吉尔-内特或多或少也有些固执的地方,或者说能出头的独立制片人全是固执的家伙,不然也不会在市场与个人之间寻找着主观的不可替代,“4000万拍不出一幅海上画卷,这是整个剧本最精彩的也是最有戏份的场景,我不认为是可以靠省能拍出应有的效果。”
“但你还想用《阿凡达》的那种3D视效系统拍摄,说实话,那太贵了,光是付给维塔数码的技术费用和后期他们的处理费用起码就在3000万左右,我不觉得一部文艺向的电影需要那么多预算去花在这么费钱的东西上面,再算上其他简单的视效部分、改编费用、人工、器材、道具等花销,还有你们的薪酬。一部文艺片花费上亿的资金简直是为所未闻,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本。”帕尔曼提了一嘴,“同样是租赁维塔的视效系统,萤火虫前段时间立项拍摄的《猩球崛起》,总预算都维持在9500万。”
李按也有些尬住,这也是当年他读过文章后不觉得会有人改编的原因:想拍出海上的风浪感,就得学《泰坦尼克号》在湖上面,弄个造浪机搞出波涛翻滚的效果,光这一个布景问题,就很麻烦也很花钱,更别提扬-马特用他那精妙的文字造就的瑰丽画面,也不是一般的视效能够达成。为了体现出奇幻色彩,而不是塑料感,不花钱能行?
偏偏花钱也就算了,好莱坞不是不敢投资大片,但投大片反而最不希望有深度,简单、直白、爽感,才算是照顾到了传播度和大众性,换句话说,不是什么低成本花销,大家又为什么要拍这么个题材?外面有大把更好的选择。
“这种背景下的剧本。”大卫-马戈也出声,“成本很难缩减的下去,除非牺牲影片该有的质感。”
“可演员都是印度人?”
“总不能买了原著改编权,然后把里面的角色都换成白人吧,我没那么无耻。”大卫不高兴了,他好歹也是有素养的编剧,并不为所谓的商业化买帐,在他这种人心里,个人的追求和单纯的工作薪酬区分的很明白。
“原著本身就是作者对印度的宗教信仰和父权、社会压迫等感悟投射到派和老虎的对话、相处。扬-马特在那边采风了很长时间。”李按补充,“这其实也不是角色的问题,谁来演都要服务主题。”
“但观众不买账。不好意思,老板我不是说你。”帕尔曼接着道:“除了《三傻大闹宝莱坞》和《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我至今没看到什么印度演员出演的电影能被欧美圈子接受的作品,而且这两部的成绩只是在国际范围有些名气。”他看向李按,“李按导演应该深有体会,别说印度演员了,连数量更庞大的亚裔在这片土地都没人会去关注,很多观众看不到自己熟悉的面孔怎么宣传都不会进入影院。”
在几人的讨论间。
莱曼又翻了一遍剧本,对大卫-马戈和原著本身的文学思想不住的赞许,反倒没有因为这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这个名字就有太多的情绪变化。
市场眼光很重要,但知道怎么拍更重要。
从这方面来说,他倒是有些佩服吉尔-内特这人的判断——这部文艺片,甚至很多人看得懵懂需要一帧帧解读的电影,还真是赢在画面上……虽然该片的预期受众是接受过高等教育对文艺性质更有理解的群体,但实质上,《派》的主力贡献票房的观众,个顶个的画质控,对影片所表现的那种画面感赞不绝口,哪怕对白啰嗦也忍了。
至于帕尔曼,他的判断也不能说错,《派》还真没赚钱,但也算是一个好项目了,有时候,一部佳作带来的影响力也不是光靠票房计算的。他这么搞,倒是有点扮黑脸的意思。
“好了,我们萤火虫影业明年的项目缺口很大。”
这话一出,吉尔-内特刚被打击下去的士气立马提了起来。
只听莱曼说道:“所以我也不关心你们的争论了,市场不市场的放一边,我就问这个项目的资金缺口是多少?”
“我个人的工作室能投一些钱,李按导演那边好像也有要分担的需求,对吧?那大卫,你呢?”作为项目发起人,吉尔-内特对利益分配也算照顾合伙人。挑起积极性吗。
“我问过詹姆士-沙姆斯,他和我以工作室的身份出资1000万。”——詹姆士-沙姆斯,现焦点影业CEO,也担任过李按的编剧,两人一起合作的项目包括《饮食男女》、《冰风暴》、《卧虎藏龙》、《断背山》、《色戒》……所以说,别以为李按在好莱坞没人脉,只不过西方对人情和生意的把握比东方区别的更开,李按倒霉了,大家不会感情用事,但真到了求人的地步,能靠《卧虎藏龙》拿到奥斯卡大奖的他,还是有些圈内能量。
“我个人出资200万吧。”大卫犹豫了一下,但真的也对这个项目投注了很大的期盼,咬咬牙,也投了一笔。
“按照我事先的估算,项目的制作经费大概需要1亿到1.2亿,缺口的话,看看筹备过程也还差6800万到8800万之间。”
“真是大手笔。”这个数字让看惯了圈内大额投资的帕尔曼都感觉超出文艺片的心理底线了。
重生 南非 当 警察
“你写份策划书出来,我会让财务部审核的。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先把剧组拉起来吧。”
帕尔曼还在那嘀咕,“这笔投资,我都能猜到那些报纸会怎么写。”
“嗯……”三人互相对视了几眼,不自觉身心舒畅了许多。尤其是吉尔-内特,这个项目在福克斯立项审核那一关,都被卡了好几周,他认识的那些高管也是叹气无力,说是争取,其实都在忙别的事,好在拉上李按后,他提议去找萤火虫拉拉投资几率会更大些。
按李按的说法,“莱曼也是一个优秀的导演,从他的作品里也能读出感性的一面。”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果不其然,这么一部作品,都没什么犹豫就通过了。
想想,可能也是有钱吧,吉尔-内特不知从哪里想起了一些报纸的报道,说是萤火虫近几年的盈利回报比例非常高,资金链上积攒了大量浮财。保守估计20个亿(萤火虫不是上市公司,没必要披露财报,小编们只能从票房数据和其他的一些信息推测赚了多少钱。)
呜呼,这就是有钱人的任性吗,还真是羡慕呢,都不需要繁杂的开会讨论,也不需要各种挑刺、各种犹豫、各种评故风险,投拍A类电影这种事,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农门辣娘子:夫君,来耕田
等三人高兴的离开,帕尔曼继续道:“会不会有点玩大了,投资文艺片当然是好事,它能增加观众对厂牌的好感,建立更好的印象和国际威望,但这么高的投资,会不会亚利桑德罗那一批人也会闹着要高预算。”
“你知道的,对有艺术思维的人来说,他们从来不想控制成本,只想着怎么花钱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如果能无限提升质感的话,谁又按捺的住不花费更多的钱。这无疑开了一个坏头,一两千万和1亿的概念可是完全不同。”
“他们够聪明就不会。不是每部电影都适应3D,适应更高规格的画面,有些电影是为剧情服务的。”莱曼还有一句话没说:墨西哥三杰里也就陀螺能搞,他对画面很讲究,但他现在在忙怪兽宇宙。
莱曼翻了翻桌上的文件,“对了,环球那边有关绿巨人的拍摄有发过提案吗?”
绿巨人对MCU很重要,现在也无法绕过去,特别是《复联》奇迹获得了很高的声望,更是不能传出与环球存在项目角色沟通不了的问题。
“只是有利可图罢了。”帕尔曼也坐了下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