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kzt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479章 那是一個美夢-qtrym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前方的皇城因为水流分流的缘故,这里的水小了许多。
长孙无忌在指挥搬运文书。
“辅机!”
褚遂良跌跌撞撞的来了,浑身狼狈。
“可查探清楚了?”
长孙无忌回身,眉间平静。
褚遂良觉得嘴里有东西,就呸了一口,“是玄武门那边发了大水。”
长孙无忌身体一震,“陛下如何?”
“陛下那边最先被示警,已经转到了高处。”
“好!”
长孙无忌眯眼看着雨夜,“玄武门,老夫记得是薛仁贵吧?”
“……”
……
呯!
刚堵上去的案几被冲了下来,撞在边上散架。
“床榻顶不住了!”
山洪越来越急,堵门的床榻开始往里面滑。
一个人上前,转身,用脊背挡住了下滑的床榻。
“武阳伯!”
包东赶紧过去帮忙。
“弄石块的还没来?”
贾平安抹一把脸,骂道:“兄弟们在此拼命,他们还在等什么?”
“武阳伯,那些石块太重!”
“那就用绳子绑着,一路拖过来!”
贾平安见床榻稳住了,就出了城门洞,抬头……
“这是倾盆大雨!”
薛仁贵过来,喊道:“小贾,东西没了!再堵就只能用血肉之躯了!”
贾平安回身看了一眼城门,“先用人堵着!”
薛仁贵身体一震,“人体如何能堵?”
那是你没见过……
贾平安喊道:“百骑上前,堵住玄武门!”
百骑们毫不犹豫的冲进了城门洞里。
有人被水拍打,翻滚着被冲出来,爬起来依旧往里冲。
薛仁贵看的血脉贲张。
这就是老子的百骑!
贾平安想到的是那支军队,面对这等险境时,他们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用人体组成堤坝……
他看着右边的偏殿,喊道:“敬业!”
重生之华阳废后 加菲猫
“兄长!”
李敬业扔掉手中的案几,深一脚浅一脚的过来。
贾平安指着偏殿说道:“看到了吗?”
“看到了!”
贾平安说道:“拆掉它!全数拆掉,木石用于封堵玄武门。”
薛仁贵一怔,“那是宫殿!”
“就算是太极宫,此刻也得拆了!”
贾平安喝道:“去些人帮忙。”
城门洞里就只能塞进那么多人,剩下的百骑一窝蜂冲了过去。
俗话说破坏容易建设难。
聂门:心期如画 殷寻
偏殿的四周渐渐空了。
李敬业带着绳子,灵活的爬上了大梁,把绳子系在上面,然后跳下来。
“拉!”
数十人奋力拉着。
轰隆!
偏殿倒塌!
声音传到了后面。
王忠良面如死灰……
“怕不是城墙塌了?”
城墙一旦垮塌,顷刻间后宫就会成为泽国。
李治面色微青,一手牵着武媚,一手牵着李弘,“去看看!”
有人去了。
武媚低声道:“陛下无需担忧,若是垮塌了,这里的水流会骤然湍急。”
噬魂至尊
李治点头,“你果然心细。”
可众人却都面色惨白,想着回头做了水底冤魂,也不知道该怪谁。
怪皇帝来天台山避暑?
还是怪老天爷突降暴雨。
去查看的人回来了。
“陛下!武阳伯令人拆掉了宫殿。”
江湖天很晴 月星汐
有人心中一松,“武阳伯好大的胆子!”
李治回头看了那人一眼,“这等时候,就算是要拆太极宫也使得!”
来人喘息,“陛下,玄武门那边并无东西能封堵城门,武阳伯这才令人拆了宫殿,用砖石和木料来封堵。”
“干得好!”
李治随口问道:“百骑目前是用什么在堵门?”
来人停了一下,“人!”
“什么?”
李治偏头看去。
武媚回身看去……
“陛下,百骑此刻是在用身躯在堵截洪水。”
……
玄武门。
暴雨如注!
“石块来了!”
石块姗姗来迟。
魂徒
贾平安本想喝骂,可看到那些百骑疲惫的模样,有人甚至一瘸一拐的,就忍住了。
“闪开!”
几个力气大的用挑起石块,奋力往里走。
“再来一些……稳住……放!”
呯!
水花四溅,石块落地。
“木料送来!”
贾平安指挥人把木料斜着递进去,“放下去!”
木料放下。
“前面来案几!”
众人不解,照做。
“长的这一侧用石块挡着!”
案几在木料前方被水冲击,倾斜的木料两侧靠着城门内侧,长的那一段被石块堵住,另一头就会越来越紧!
这便是有了借力的地方。
“石块再来!”
“涨水了!”
上面有人在喊!
最大的一股山洪来了。
“快!”
贾平安面色惨白,“快一些!”
薛仁贵和李敬业两个力气大,一人一边,拖着石块就往里去。
放下!
呯!
石块落地,这便有了根基。
“砖石,用布料包裹着。”
没有口袋,只能采取这等浪费的手法。
原先无用的布料此刻就成了救命稻草。
众人七手八脚的把那些‘包裹’抬过来,随后堆积起来。
“武阳伯……闪开!”
架在上面的一个案几突然被水冲了下来,贾平安正在指挥,闻声偏头,随即觉得脊背一痛,就倒在了水里。
“兄长!”
李敬业丢下石块,另一边的薛仁贵差点闪到腰。
李敬业趟水过去,一把抓住了贾平安。
“我无事!”
贾平安站稳了,喊道:“快一些!”
百骑奋力搬运包裹,城门洞里堆积的越来越高……
“上面!梯子弄来!”
有人弄来了梯子。
但这样封堵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呯!
一个百骑被冲了下来,水头过后,后续竟然没了。
“是浪头,挡住了!”
贾平安狂喜,“快,不用封堵上面,堵住后面!”
上面不时有水喷溅进来,但只是一下,接着就停了,可见是浪头。
“挡住!”
有地方出现了口子,众人赶紧弄了东西去封堵。
一个角落被冲开,水流喷过来,当即冲倒了两名百骑。
“堵住!”
贾平安眼睛都红了,亲自背着东西上去封堵缺口。
……
李治站在高处,周围不断有人在聚集,带来了各处的情况。
“死伤不多。”
这是唯一值得欣慰的。
“陛下,吃些东西吧。”
有人甚至还弄了些吃食出来。
卫无双是被百骑的喊声叫醒的,急匆匆的起来和蒋涵汇合,然后趟水到了这里。
“无双!”
“卫无双!”
有人在喊。
卫无双举手,“在这!”
来的是周山象,她目光复杂的看着穿戴整齐的卫无双,“昭仪叫你。”
卫无双跟着过去。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有人弄了布幔来,武媚带着孩子被围在布幔中间,见卫无双进来就笑道:“这里暖和些,快来。”
中间甚至点了一堆篝火。
李弘好奇的看着卫无双,“阿娘……”
武媚笑道:“你舅舅在前面堵口子呢!”
“舅舅!”
李弘被被褥包裹着,吧嗒着嘴,渐渐睡了。
外面风雨交加。
“水……水小了!”
有人在喊。
李治一怔,走过去看了一眼。
一个内侍站在水中,水竟然在他的膝盖之下。
李治抬头,雨依旧大。
“是堵住了!”
“又来了一波!”
左前方一股子水流过来,那内侍被冲倒在地,接着被人拉了起来。
“又小了!”
李治看着左边,“这是为何?”
“陛下,这多半是封堵的地方被击破了一个口子,随即被堵上了。”
“如此……”李治能想象的到那等艰难。
晚些,水位越来越低。
“雨小了!”
欢呼声中,有人喊道:“相公们来了。”
长孙无忌带着宰相们来了。
见到李治无恙,长孙无忌松了一口气,“今夜大雨瓢泼,老臣担心不已,幸而陛下无碍,真是大唐之幸。”
李治含笑道:“诸位相公无恙,朕也甚为欣喜。”
长孙无忌看看周围,“不知玄武门那边如何了?”
“水退了!”
水渐渐退却,天空渐渐明朗,黎明来临。
李治带着宰相们缓缓往玄武门去。
一路上不时能看到那些杂物。
地上也有些淤泥,众人得不时避开。
“他们在那!”
前方有人惊呼。
李治等人上前。
就在那个被拆毁的偏殿的废墟之上,那些百骑或是坐着,或是躺着……
玄武门的门洞被堵得严严实实的。
“贾平安呢?”
贾平安蹲在那里,李敬业帮他揭开衣裳,脊背处一片乌青。
“陛下!”
众人被惊动了,纷纷起身。
“都坐,都坐。”
李治走了过来。
贾平安赶紧把衣裳放下去,起身行礼。
“为何是百骑先发现?”
长孙无忌问道。
贾平安说道:“今夜大雨倾盆,下官担心外面有贼人作祟,就带着百骑顺着离宫外围巡查。行到玄武门时,山洪卷来,下官随即带人封堵。”
长孙无忌默然。
李治看着贾平安,微微颔首。
“赏百骑百万钱,赏酒食,假五日。”
此次若是无百骑,宫中会死多少人?
当门洞重新被挖开,大家看着外面那恍如洗劫过的地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好险!”
军方大佬们都来了。
人人面色铁青。
“丢人!”
程知节把薛仁贵骂成了狗。
……
贾平安一觉睡到了当天晚上。
起来时,脊背处越发的痛了。
“小贾!”
我去。
高阳?
贾平安开门。
一袭红裙映入眼帘,接着软玉温香满怀。
“昨夜大雨,我担心你一直等我,就想过来,谁知道出门竟然发现雨大的吓人……后来就听说涨水了,百骑在封堵玄武门……”
高阳仰头,“竟然是百骑发现的。”
“公主,我还担心你昨夜会来。”
贾平安开始忽悠。
那种大雨还来,高阳可以改个封号,叫做高季布。
季布一诺千金!
“我是想来。”高阳靠在他的怀里低声道:“可肖玲他们拦着。”
这个娘们!
贾平安和她说了一阵子,高阳看了他一眼,想想按道理应当是要慰劳他一番的,可看小贾有些疲惫,弄不好就适得其反。
要不……试探一下?
高阳眼中多了水波,“郎君。”
卧槽!
啥叫做年轻小伙?
这便是了!
贾平安意动不已,但脊背处的疼痛提醒了他,除非他愿意休息,否则此事不成。
“改日吧。”
高阳脸颊绯红,“好!”
高阳走后,贾平安刚准备躺下,有人敲门。
“谁啊?”
和女明星的荒岛生涯 微辣多醋
门外没人回应。
贾平安开门。
长腿妹子俏立在门外。
“无双?”
卫无双目光上下一动,“你可还好?”
“好得很。”
装硬汉的贾师傅连脊背的疼痛都忘记了。
“昨夜你的人去了那边示警,我寻了宫正一路去了陛下那边……”
卫无双突然皱眉,“你真的还好?”
“当然。”
卫无双突然动手,拉着贾平安转了个圈。
哎呀!
这个娘们是想动手?
贾平安随口道:“无双你别急,我从了你还不成?”
卫无双满头黑线,一按他的脊背,贾平安不禁往前缩。
“一看你的动作就知晓你脊背不自在。”
卫无双脸上红了一片,猛地一拉。
嗤拉!
贾平安的背部衣裳被拉出了一个大口子,卫无双双手往两边拉开。
“嘶!”
那一片青紫映入眼帘,卫无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转身就走。
“哎!无双!”
你撩了我就走,啥意思?
卫无双再出现时,身后带着个医官。
“劳烦给看看。”
医官笑道:“陛下有交代,百骑有受伤的,一律好生处置好。”
大长腿竟然是去寻了医官,可见为我感到了心痛。
贾平安趴在床上,上半身赤果,卫无双背身而立。
“这是被重物砸到了,看似不起眼,可若是不小心就会出大事。”
医官一边说一边抱怨,“武阳伯该早些说出来。”
“这不回来就睡了。”
医官起身,“我这边还得去寻些跌打的药来,武阳伯且等着。”
医官走了。
卫无双皱眉,“正好有五日假,你就在这里养着。”
哈哈!
这妹纸连关切都是这般的直。
“无双,要不……咱们趁着这几日假期出去转转?”
卫无双板着脸……
“也好。”
我去!
贾平安觉得自己怕是听岔了,就侧身看着她,“你没说错?”
卫无双的脸上绯红,“什么说错?”
这个小贼,就知晓调戏人!
“那咱们去山下转转?”
“好!”
“要不寻个地方……”
“想都别想!”
卫无双横眉冷眼,“我只需一腿就能让你趴下。”
这妹纸的长腿来一腿……贾平安叹息一声,“你就欺负我这个伤员。”
这个小贼果然是嬉皮笑脸,到了这个时候都不肯消停。
但……
卫无双想到了昨夜贾平安的决绝。
特别是那句:百骑在,玄武门就在,让她当时倍感震撼。
那样的小贼,定然就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她的眸色温柔了些。
咦!
贾平安见了不禁暗喜,然后伸手,悄然握住了她的小手。
这个小贼,骨子里果然还是那个模样……卫无双挣扎了一下,没用力。
长腿妹子果然就是刀子口豆腐心,我先上一垒,等新婚之夜时,自然就轻车熟路了。
贾平安大乐,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哎!
好不容易才牵到小手啊!
医官来了,带来了金疮药。
背上被敷了一片,卫无双悄然为他带上门,贾平安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不知道是金疮药牛笔还是这具身体牛笔,贾平安起来时发现脊背处好了许多。
早饭很丰盛。
“陛下令人拨来的肥羊,敞开吃!”
一群人大声说着自己昨夜的无畏,大口的喝酒吃肉。
贾平安喝了几杯酒,程达和明静来寻他。
“那百万钱如何分配?”
程达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小激动,大概是小金库早就饥渴难耐了。
明静一脸平静,因为昨夜她在宫中,并未参与行动,所以这钱没她的份。
“平均分!”
程达的笑容一下就僵了。
“都是用命在拼,兄弟们干活更卖力。”
贾平安知晓程达的尿性,“以后升官咱们最快,兄弟们还得苦熬,就凭着这个,赏钱就该多分给他们。咱们不能又要名又要利吧?”
这是大实话,但世间更多的人都喜欢做成年人,什么都要。
不给别人留一点。
贾平安举杯过去。
明静叹息。
他没有钱……比起来还是我更好。程·阿Q·达带着优越感问道:“你为何叹息?”
明静幽幽的道:“我在想,要不要派个兄弟去你家说一声你得了赏钱。”
我和你可是有深仇大恨?
程达气得鼻子都歪了,随即被人拉过去,几杯酒一灌,就喊道:“明日下山!”
“果然是贱人!”
明静站在那里,负手而立。
“都是为名为利之辈,我这般高洁的人品,难怪会觉着格格不入。”
诚然寂寞啊!
那边的贾平安招手。
“明中官!”
咳咳!
这个有些不尊重我!
贾平安张开手,迅速握紧。
我去!
银子?
明静激动了。
她过去,贾平安指着酒杯说道:“兄弟们说你昨夜没赶上,这钱非得要算你一份……”
“我不要!”
明静深吸一口气,觉得心里平衡了,“兄弟们昨夜辛苦,我什么都没做。”
果然,女人许多时候都是感性的,只是寻心理平衡而已。
贾平安笑道:“喝酒,回头宫中若是没有赏赐,咱们再议!”
明静举杯目视贾平安。
这可是你说的,我也不要你找补,只要无息百骑贷。
贾平安点头。
吨吨吨!
世界渐渐安静了。
宿醉醒来的明静觉得头痛欲裂。
但想到了以后的无息百骑贷,她不禁嘿嘿笑了。
我的小钱钱!
买买买!
“明中官!”
外面有人。
“何事?”
“陛下赏赐……”
我去!
明静心中暗喜。
开门,外面两个内侍提着个袋子,“这是陛下的赏赐。”
“多谢,多谢!”
明静心中激动,接过布袋子。
“陛下说百骑此次骁勇,可见你平时也没少尽心。”
里面竟然是一堆黄金。
等人走后,明静双手捧着金子,笑的龇牙咧嘴的。
呯!
呯呯呯!
“明中官!”
明静抬头,茫然看着。
程达一脸纠结,“兄弟们都散了,要不……你去我那边睡?”
明静挥手。
呯!
程达挨了一拳。
“我的金子呢?”
明静醺醺然的看着双手。
那是一个美梦!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