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玩家超正義 線上看-第四百五十九章 偉大級咒物:黑瑪門尼(二合一)讀書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听到弗拉基米尔的话,安南眯起眼睛来。
他沉默了好一会,却突然露出了谦逊而温和的笑容。
“我没有其他手段了啊……”
他的脸上不仅没有恐惧、更是没有紧张。
反而是松了口气,并且解除了自身的光化,重新恢复成了人类的模样。
“——真的是这样吗?”
安南露出了戏谑的笑容,甚至连握着三之塞壬的手都松了不少。
看着安南这反应,弗拉基米尔反而心中一个咯噔。
他知道,安南并非是虚张声势来毫无意义拖延时间的那种人。这肯定是自己忽略了什么东西。
弗拉基米尔在脑中快速的重新捋了一遍整个计划,确认自己应该没有什么疏漏。他隐约感觉到哪里不太对……但又死活意识不到,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想要逼迫我使用三之塞壬。”
安南悠然道:“既然你知道三之塞壬的能力、而且能够说出‘疯狂之心’这个名字,就说明你这并非是从凛冬这边获得的情报。
“——因为历代的凛冬大公,手中的三之塞壬都没有这项能力。”
而最关键的是。
其实这个能力真正的名字,是“疯狂之血”。尽管非常近似,但毕竟还是说错了。
弗拉基米尔念错了它的名字,却没有显得任何犹豫。所以他多半不是直接了解过三之塞壬,而是从其他人口中得知了一些情报。
“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应该是从某个精灵遗迹中找到了相关的线索。
“‘疯狂之心’的心灵操控能力可以使用三次,但在使用第三次之后、白女就会因为封印力量减弱而被解封。重新封印白女之后,才能将使用次数补满。”
这段话的前半截,是来自喀戎的情报。后面那句则是安南自己的推测……不过他觉得,这个推测应该是不会有错的。
因为疯狂之血的能力过于好用,精灵皇帝不可能一次都没有用过它。
而在帝国解体的时候,白女的确曾一闪而逝的出现过。
前不久,当安南拿到三之塞壬的时候,【疯狂之血】的次数已经重新充满了。
“换言之,昔日精灵皇帝肯定用这个能力控制过什么人——如此好用的能力,不可能会放置不用。既然如此,也会有精灵研究如何对抗这个能力……你或许就是从中获得了反弹这一能力的技术,或许没有。
“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
安南悠然道:“你要么是得到了能够对抗【三之塞壬】的能力,希望通过我自己的力量、来改写我的神智。
“要么就是,你根本不知道如何对抗三之塞壬。但你不希望我使用这项能力,所以虚张声势、希望封印我的这项能力。”
说到这里,安南如猫咪般微微眯起眼睛,猛然低头、一口便咬在了弗拉基米尔的手上。
弗拉基米尔的虎口立刻被咬到出了血。
但弗拉基米尔却并没有因为疼痛而攻击安南。
他默默的收回自己的手,深深的望着自己手上留下的新鲜伤痕、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般一言不发。
“当然,你给我的两个选择——我哪个都不会选。”
安南平静的说道:“总是你看破了命运,得知了‘命运原本的发展轨迹’,但你依然忽略了一些事。或者说,你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那种可能。”
他握紧三之塞壬。
“悲剧作家……吗?”
弗拉基米尔喃喃着。
安南轻笑出声:“不错——这原本就是一场谋杀,更是一场阴谋。无论如何,这都是悲剧作家的领域,你不可能会忽略如此明显的这一点。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悲剧作家在协助你。或者说,你以为他在协助你……再或者说,‘其中一位悲剧作家’在协助你。”
“其中一位……”
弗拉基米尔重复着这个名词。
“索福克勒斯——是你吧。”
安南平静的说着:“为什么弗拉基米尔说了这么多神明,却唯独没有提你?
“恐怕是因为,他的行动就是由你所指使的吧。”
“哎呀,那您可误会我了。”
一个饱含恶意的声音,低沉的响起:“这怎么能叫指使呢……”
声音能够听出,与安南之前在镜中看到的“墨兰波斯”,毫无疑问是同一个人,但他的声线却完全不同。
他的右手搭在弗拉基米尔的右肩上。就这样毫无预兆,悄无声息的出现了。
他不像是墨兰波斯那样,整齐的向后梳成大背头、穿着类似黑色西装的正装。
而是穿着与灰教授那身衣服极为相似的……带有些许紫色装饰物的白色托加长袍。他那像是篮球运动员一样的大手,单手随意的捏着一本小册子。而他的头发也是凌乱自如的披散着,强调着极为自然的状态。
与墨兰波斯的状态不同,因为托加长袍露出了更多的身体部分,能从他身上能看到线条分明的肌肉。
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完美的雕塑获得了生命一般。
“——这是爱。”
索福克勒斯如此确信的,发出低沉的声音。
他单手扬起手中的册子,深情的吟诵着、仿佛沉浸其中,极具磁性而带有颤音的嗓音、让他听起来像是一位诗人:“我只为我自己的耳朵而献唱,我只听让我喜乐的歌。我的舌头仅为自己发出强而有力的言语。我的双手仅为自己涂鸦及劳作,我的双脚宛如野马,凭我自己的意愿而在野地里随性奔跑——
“但唯独我的眼——我的眼不属于我自己。
“我眼中所见的,却独不是我自己的世界。而是众人眼中之光……
“因而我断定!我不是人,我亦不是光,我是窥光之人、目见天车之人!”
——那是《赞颂天车之名》之中的诗句。
索福克勒斯的右手离开弗拉基米尔的肩膀。
“天车——”
他对着安南弯下腰来,恭敬的行了一礼:“我赞颂天车。”
但因为那姿态过于恭敬,反而显得有些阴阳怪气的。
这时,弗拉基米尔才终于抬起头来、深深看向索福克勒斯。
索福克勒斯的突然出现,显然并不在他的掌控范围内。
尽管目前安南还依然没有脱离他的掌控……但弗拉基米尔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些许不对。
——要不直接偷袭,先将安南杀死?
他心中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但他立刻又推翻了这个想法。
不妥。
索福克勒斯突然出现在这里,不可能只是来近距离看戏的。
他的确可以在安南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偷袭安南——毕竟安南只是一位强大的白银阶超凡者。但想要在索福克勒斯没有注意的情况下攻击安南,则是不可能的。
因为索福克勒斯本就是谋杀之神。
在搞清楚索福克勒斯突然出现在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之前……弗拉基米尔并不打算轻易出手。
他相信,安南肯定也没猜到,索福克勒斯会突然过来、把水搅浑。在这种时候,他们是公平的、对等的。
尽管不知道索福克勒斯过来是做什么的。
但安南要比弗拉基米尔更了解索福克勒斯一些。
——索福克勒斯专程赶过来看戏的可能,是存在的。而且完全是有可能的……
虽然安南不想承认,但如今他的确也算是悲剧作家的半个教宗。
而如果从结果反推。
既然悲剧作家认为会有戏看……
安南嘴角微微上扬。
他心里就有底了。
“——除此之外,弗拉基米尔。”
安南将视线从索福克勒斯身上移开,重新望向弗拉基米尔,轻声宣告:“你还忽略了一件事。
“我之前回答了你的一个问题。你问我,为什么被我改变了命运的人不是你?我说……
“——因为你背叛了我。”
他的声音逐渐变大:“而这——”
“就是你的罪。”
一个清脆柔和的声音,在安南身后响起。
只有左脚为锁着断裂镣铐的赤足的少女,悄无声息的浮现在了安南身后。
她穿着没有任何装饰的浅白色短裙,右腿踩着长靴、套着纯白的丝袜,双臂套着白色的长手套。头上戴着类似荆棘一般的银色公主冠,左眼紧闭、右眼则是温柔如水的宝石绿。
她双手抱着一本厚重的法典,表情严肃。
“我在看。”
她宣判着:“我一直在看着你,背叛者。
“在我眼前,你休想伤害安南分毫。”
——抗逆之神,赦罪师。
一切背叛纯善与正义之人的审判者、反叛黑暗堕落之道的引领者。
被安南亲手拯救的神明。
荒芜枯败的世界、与翠绿而饱含生机的世界,在安南与弗拉基米尔中间为分界线,如镜像般的对称着。
各自握持着手杖或是权杖,身上散发着光或是黑雾,互相凝视着的安南与弗拉基米尔。
分别站在他们身后的,捧着或是捏着一本书的赦罪师与悲剧诗人,表情严肃或是面带微笑。
仿佛将世界一分为二。
奇迹般的镜像。
“……被你制造的新神。”
弗拉基米尔深深写了一口气,他的表情变得更加沉重:“我的确忽视了她。
“或者说,在我的计划几乎完成之前,这个世界都并没有她的存在。”
更不用说是他当年背叛的时候了。
因为过去了太久,因为太过理直气壮。
竟然让他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一位背叛者。
或者说,自己竟还有着侍奉他人的过去。
“神明的存在是超越了第一重历史的。”
安南平静温和的说道:“因此,可以说——这就是你的命运。当你选择成为一名背叛者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注定了。
“你的失败,是失败在最初——当你刚刚开始想要反抗命运的时候。”
“你在说什么呢?”
弗拉基米尔打断了安南的话:“我还没失败呢,陛下。”
“你希望索福克勒斯为你出头?”
安南嘴角微微上扬:“背叛者终至终临的审判就在你眼前。还是说……你想要弃暗投明?
“可你拿得出来吗?能够赎清你所犯下的一切罪的代价?”
面对罪人,抗逆之神的权柄是绝对的。
能够发现、制止、惩戒背叛者的神术能力……让身为背叛者的弗拉基米尔无法逃脱。
安南就是被他背叛之人。
一切都仿佛命中注定。
或者说,正是因为安南的存在、才会有这样的“命中注定”。
“当然不会。”
弗拉基米尔深吸一口气:“我当然不会将希望寄托于他人的愚蠢。既然我能够准备好一切,手握主动权……那么我当然也准备好了另一条道路。
“——那不是什么幸福的道路。我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即使如此……
“……至少,就算神明站在我的眼前,也无法阻止我。”
他说着、微微翻转自己的右手,像是在托着什么东西一样。
赦罪师是非常年轻的新神。
她诞生还不到两个月,对很多东西都不了解。
但她也本能的察觉到了不妙——
【宣判】
她张开嘴巴,念出言语。
【斩首之刑】
那并非是任何凡世间的言语,甚至无法确定是否有声音响起。
那是最高级的“敕令”。
对整个世界的号令。
没有刀光剑影,也看不到她作出什么攻击的动作。
弗拉基米尔的头颅,突然从他身上滚落。
毫无疑问,他已经死了。
赦罪师的宣判是绝对的。
当她选择不再赦罪的时刻,当宽恕之言沉默不发之时。
背叛者的生机,便将立时泯灭。
——但是。
弗拉基米尔的双眼并没有合上。
那并非是死不瞑目。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他的嘴巴,仍旧还在说着。
“我也想过,我得到了它……是否就说明,在未来的无数命运之中,我会有着使用它的一天。现在想来也的确如此。
“就像是歌剧的开头,曾出现的猎枪、在尾幕必将击发。我也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运——那么至少让我击溃天车。”
他滚落于地的头颅,如此不停的叙述着。
“即使是死亡也无法阻止他吗……”
安南喃喃着。
弗拉基米尔平静的说着:“没错。
“伟大级咒物的力量,某种程度上是高于神明的。它并不能用来对抗神明、更无法让持有者获得战胜神明的力量。
“——但只要我握着它,就绝对不会被神明所杀。因为伟大级咒物的存在,就是对神明的监理之权……三之塞壬是这样,烟雾镜是这样,它也是这样。”
他如此说着,抬起自己的右手。
一个黑色的魔方旋转着。
“这就是我的伟大级咒物……黑玛门尼。”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