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討論-第三百零八章 郊外相遇看書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男子转身,清秀的脸上露出寒意,她的手中正是那封交给雪姬的书信。
“确实是闵棋的字迹,这件事不是你的责任,先照顾好其他人,伤好后尽快回城,雪姬在江宴面前撑不了多久。”
跟着叶禾找寻一处屋子,谢长鱼将脸上的面皮撕下,时间紧迫,她来不及准备欢颜丹,只能将暗楼中准备的假面带在脸上。
在密林处险些被玄乙认出。
昨日的事情历历在目。
谢长鱼从流金那里听到雪姬消息便急忙出去,恰巧在楼梯处遇到独自回来准备报信的雪姬。
经汇报得知,在桐城的叶禾几日前也收到了闵棋字迹的书信,邀其这日在城郊外相见。在雪姬被埋伏带人离开时,便遇见了独自赶来的叶禾。
两人交换信息之后便知有诈,巧在那时埋伏之人冲了出来将两人及暗喽几人围住,叶禾为雪姬杀出一条路让她先行回来复命。
谢长鱼不会任由自己的人再出意外,便强行将雪姬留在盛京易容成自己的模样,为了稳住江宴。
就这样,她一人来到郊外,也遇到了与玄乙对峙的叶禾。
“主子,玄乙怎么会在那里?”叶禾担心是江宴做的埋伏,他是否已经察觉暗楼里的人。
谢长鱼也在那刻想过,但是玄乙的神情告诉他,他也正在疑惑自己是什么人,看来是被人吸引至此,又或者跟随什么人来到了密林。
见主子不言,叶禾心中急切。
“不是他,是惜光阁的人。”
谢长鱼确定拍卖之人就是闵棋,他是以惜光阁的身份出席,那么这次暗杀计划定是惜光阁组织的。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五大家族与其有关?
众多疑问出现在谢长鱼的脑中,一时找不到突破口。
“你在桐城查到了什么?”谢长鱼暂时换个思路,先看看叶禾的收获。
他半跪在侧。
“属下无能,桐城所有有关人似乎一下子消失了一般,查不到一丝痕迹。新晋知府霍蔺及府衙众人各司其职,并未有疑事发生。”
此事疑点众多,这次耽误了他回京复命的时间。
“查无所获?”谢长鱼有些诧异,怎么会这个样子,明明之前雪姬调查的时候还有月引的踪迹,如今竟消失的这么突然。
她突然意识到,这桐城之事怕是声东击西,真正的目的或许正是此次暗杀。
谢长鱼突然开始担心,不知江宴那里现在有没有出事。
“咚咚咚。”
外面传来敲门声,是伤轻的兄弟。
谢长鱼开门。
“主子,远处传来马蹄声,控有人经过。”
留下来的均是内力非常的兄弟,自然能够查询有人靠近,谢长鱼与叶禾谈事,自然忽略了这点。
“先藏起来。”
如今大家行走费力,需要调整一日,眼下人多,只能藏于暗处观察。
好在庄园荒废,其中杂草众多,藏身处易于寻找。
不多时,马蹄声渐进,在庄园门口停下。两声脚步落地,走入荒院内。
两人在内堂四周巡视一圈,随即便走了出去,随即便是马蹄渐远的声音,叶禾最先出现,到门口查看。
而此时的墙头,两个身影趴在此处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嗖,嗖嗖。”
几道石影向墙头射来,两人飞身落入院内。
见两人未走叶禾出剑相迎。
一时间暗处的刺客都跳了出来,谢长鱼一直躲于暗中观察。
见叶禾面容,玄乙便知人已经找到了,他与江宴使了眼神,两人将手中武器放了下来。
江宴猜疑玄乙所说的青衣公子是谢长鱼装扮,所以与玄乙一道易容出现,怕她认出自己。
果然,叶禾与谢长鱼均为认出。
“各位大哥莫惊,我与少爷出行办事,路过此处想要歇脚,请大哥们饶命。”
玄乙装作素人,不想惊起争斗。
叶禾打量二人,为首的男子周身贵气,却有不凡之气,并非闲人。
“离开这里。”他只说一句。
江宴打量,却如玄乙所说,此人眼神十分熟悉,但脸形却也不熟。
他开口道。
“我们在路上遇到匪徒,身上钱物均被洗劫一空,现在进程也无酒家能住,还望大爷留情,待府中下人将财物送到便离开此处。”
江宴执意再次,必须想办法留下。
谢长鱼隐在暗处,对两人身形十分熟悉,犹豫一番便走了出来。
“盗匪?我们自城中出来,并未遇到,怎么你们遇到了?”她清嗓询问,对于两人身份疑惑万分。
“这位是管事大哥吧,我们自盐城而来,是要到盛京做生意的。”
见到出来的人影,江宴换个口音说着难听的方言。
谢长鱼曾到过盐城,这番语气却也有些相似。
“生意人?怎么就你们二人出来,若是做生意,难道不多带一些人吗?”谢长鱼提出疑惑,现在情况危险,她不能随意留人在此。
江宴早有准备,便解释道。
“大哥有所不知,我们做的生意只要我们两人便可,是与官家的生意。”他说完眼神游离,谢长鱼能够猜到,他是想奉承官员了。
谢长虞活着时,盛京无官员敢与商贾勾结,但自己出事之后,那些暗地里憋着的小官便也不再低调,渐渐的便开始了买官的勾当。
她笑了笑,一脸鄙夷。
“原来如此,确实,没有银两,你们也办不成。”谢长鱼想要知道,谁这么大胆敢如此光明行事,既然被她碰见,那便瞧一瞧这位大人。
“那处房间你们可以休息,这处院落不许踏进。”
废弃庄园以前定是有权势的人家居住,房屋较多,几人住下绰绰有余。
江宴与玄乙拱手,退到了门廊,走向谢长鱼指的房间。
见两人离开,叶禾走到谢长鱼身边。
“主子,我们现在自身难保,您不怕他们是那些人安排的?”叶禾担心不无道理,谢长鱼就是想要看看,若他们真是惜光阁的人,那么究竟有什么目的。
“先将伤重的人悄悄转移。”她不会用自己的兄弟姐妹做赌,叶禾需要自己内力疗伤,先将重伤人安全送回楼。
叶禾得令,将暗楼兄弟组织一起。
谢长鱼望着两人离开的方向,为何两人背影如此熟悉,江宴的脸在自己脑中闪过,又被她摇走。
“不会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