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546重新介紹一下,S019號孟拂(萬字)看書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大神你人设崩了
手机那一边。
苏地一听就知道在谁房间,他转脚,得到了苏承的允许,直接去孟拂房间找印章。
在床头的柜子上,找到了随意放置的章。
找到了章,苏承挂断电话,收起手机,往走廊尽头走。
后面,本来在与苏黄搭讪的任唯一停下了话头,她偏头,盯着孟拂看,是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
整个楼梯口,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苏黄见苏承走了,也连忙跟上去,只在路过孟拂的时候,停了一下,把自己从食堂带过来的未拆封的运动饮料扔给孟拂,“孟小姐。。”
孟拂:“……”
她把饮料握起,“嗯”了一声。
“您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去楼上看看小江少爷?”苏黄嘿嘿一笑。
江鑫宸刚参加完高考,就迫不及待的进来特训了。
“不去了。”孟拂仰头。
苏黄点点头,他朝孟拂告别,“那我先走了。”
“去吧。”孟拂糟心的摆了摆手,让他赶紧走。
苏黄又礼貌的向任唯乾等人打了个招呼,便跟在苏承身后离开。
孟拂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能量饮料,瞥了任唯乾一眼,见他一直看着自己,她挑了下眉,把能量饮料又递给任唯乾:“给你。”
任唯乾下意识的接过来。
孟拂单手插进兜里,她往前走了两步,大长老他们没跟上,她叹了口气,侧了侧头,很淡定优雅的询问:“不走吗?”
“啊?”大长老愣了一下,跟了上去,“走,走。”
孟拂点点头,又往前走了几步,堵在门口的两人看她走过来,慌忙让出了一条路。
孟拂:“……”
也行吧。
孟拂往楼梯下走,大长老任唯乾几人连忙跟上去。
一路上要比之前还要沉默,带着一点诡异的。
就是大长老脸上带了些虚浮。
终于上了车。
大长老神魂归位。
感觉到大长老眼睛似乎是长到了自己身上,孟拂终于抬头,她看了大长老一眼,扯开外套的拉链,靠着椅背,声音带着懒洋洋的清透,“问。”
车厢里的目光全都聚集过来。
大长老咳了一声,他张了张嘴,“您认识苏少?”
孟拂手上的手机似乎被她转出了一朵花儿,听到这个问题,她掏了掏耳朵,“显而易见。”
大长老更感兴趣的,还是苏承那个“章”的问题。
他张了张嘴,看着孟拂,这一句话却问不出来。
如同孟拂所说的,显而易见。
难怪今天苏承轻拿轻放的。
车子已经发动了。
车上,憋了很久的一人见大长老萎下去了,终于鼓起勇气:“小姐,你也有这边的通行令吗?”
整个任家,只有任唯一有。
车上的人目光有聚焦在孟拂身上。
“不知道,”孟拂不太了解这边,也不知道通行令长什么样,顿了下,补充,“但我能自由进入这里,你们有谁下次想要来的,可以找我。”
“你是怎么自由进入第一基地?你……是这里的人?”大长老一惊。
除了这边的人,他还不知道谁能自由出入这个地方。
“不是,”孟拂一顿,她从兜里摸出来一个东西,展开手给大长老看了看,“但我有这个。”
见她拿出来,所有人都注视着上孟拂的手心。
一眼便看到了银色的勋章,泛着冷光。
在听到孟拂说能自由出入的时候,任唯乾他们就知道她手里肯定有类似于通行证的东西。
可当真正的看到孟拂手里的勋章,车内的人更沉默了。
能拥有第一基地的通行证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但器协跟任家的人比其他家族要偏少。
任唯一能拿到通行令,主要是因为她的实验室是完全与器协毫无瓜葛,她拥有的通行令也是普通的通行令,相当于会员卡,局限性也有。
比如带人,一个月只能占据两天时间。
再有就是孟拂手里的勋章,它其实不是什么通行令。
因为它是苏承的东西,身份象征,拿着它,甚至可以指挥第一基地的系统。
如果不是孟拂拿出来,没有人知道它会在孟拂这。
这下不仅是大长老,连任唯乾都沉默了。
**
不多时,车子到达任家。
大长老跟任唯乾去找任郡了,任郡在任老爷那里。
他现在跟任老爷有些隔阂了,任老爷有意补偿孟拂,见她想去看任家地下卷宗,任老爷没怎么思考,就去让来福把钥匙拿出来。
来福很快就拿了个盒子出来。
“这是开启大门的钥匙。”任老爷虽然奇怪孟拂为什么要去看卷宗,但也没有多问。
孟拂接过盒子,盒子里面摆着一把钥匙。
这把钥匙很奇特,是一个机关钥匙。
任老爷看了眼来福,“你带她去。”
来福在前面领孟拂去地下卷宗。
一路上,见孟拂盯着钥匙看,来福就同她解释,“这是器协内部锁,钥匙只有一把,放卷宗的地方固若金汤,除非拿到钥匙,不然就算是第一神偷,也进不去,”说到这儿,来福还有些自得,“这种锁,全世界不超过三把,是当初器协的一位前辈创造的。”
听到来福的解释,孟拂颔首,她把钥匙一握,脸上没有多少惊讶的感觉,“嗯。”
她应了一声。
来福看了孟拂一眼,见孟拂脸上似乎不太在意、也不太好奇的样子,他抿抿唇,到嘴边的话就咽下来了,就没有再过多向孟拂解释。
孟拂跟任唯一太不一样了。
一开始孟拂回任家的时候,她跟任老爷来福相处的还行。
这两次之后,她连话都不与来福多说,沉默不语。
来福热情的神色也淡下来。
他知道孟拂心里肯定有怨气,所以他有心想要跟孟拂搞好关系,态度也放得很谦卑,却没想到孟拂依旧冷淡。
这要换成了任唯一,不管多尴尬的场面,她都能如鱼得水般的化解,跟任老爷重新修复关系。
毕竟身处这个漩涡,没有永远的敌人。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偏也就孟拂,表面上懒懒散散,什么都不在意,实际上十分计较。
任老爷也就两次稍微偏信了任唯一而已,可他毕竟是任家一家之主,连任唯一都知道事后来讨好任老爷,只有孟拂十分冷淡。
任博跟孟拂关系好,解释说孟拂外冷内热,实际上她自己什么都知道。
现在一看,来福都要被孟拂气笑了,孟拂哪里是外冷内热,明明就是不会处理关系,太过自负了。
今天若是换成任唯一,她必定会追问这个锁的来源,来福就会跟她科普一下这个锁到底来自哪位。
不过现在来福也不说话,没向孟拂解释了。
只带着孟拂去地下卷宗。
孟拂自然知道来福的前后变化,不过她也没在意,毕竟她也不是真的要做任家的继承人。
大门是一种黑色金属,不是高科技的大门,门上面是一把锁。
孟拂拿着钥匙,开了锁进去。
这里只有她能进去,来福外面等她。
孟拂进去后,反锁了门,抬头看满室的卷宗。
现代社会,网络信息在一些黑客眼里就是透明的,比如孟拂,即便是路易斯那边的绝密档案,她都能不费力的拿到。
所以一些势力把绝密的消息或者记录都会选择原始方式记录。
任家把所有大小事件全都记录在卷宗上。
任家自然也是,锁上了这把锁,连mask都打不开。
孟拂看了看十行长书架,书架上每年都标志了年份,孟拂直接找五年前的卷宗。
不多时,就在最后一排的书架上找到了一本卷宗。
上面都是用笔记录的,碳素笔记录,字迹干净清楚。
孟拂从第一页往后翻,一本记录不厚,孟拂一目十行,翻到倒数几页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自己需要的消息——
【6.12,任家外出商队于器协前往联邦交易,于13日前往冰川,6.21日,队长发出来最后信号:六。
二十人队伍,全军覆没。】
六。
孟拂看着这数字,眉眼垂下,“竟然是六……”
她看了许久,放下书册,转身要出门,转身的时候,看到第二排的本子上的一个很大的“苏”字。
孟拂微微眯眼,她伸手抽出来,这是二十年前的记录。
那时候的器协会长名是苏徽。
孟拂看了眼这个名字,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翻开这份记录。
关于苏徽这个人的记录只有一页,孟拂盯着中间加粗的一行字——
【5.5日,器协会长苏徽与任郡代替器协与联邦商谈,途中遭遇反叛组织袭击,苏徽于联邦失踪,任郡重伤,萧霁昏迷,贾副会重伤,二十人,死亡十七人,贾副会继任会长。】
孟拂看着这个数据,有些犹疑。
即便是二十年前,联邦的人动手向来是斩草除根。
就算没有斩草除根,也不会恰好留下萧霁、贾副会与任郡这三个重要人。
还有……
这个苏徽失踪?
孟拂手指敲着封面,停留了十分钟之后,孟拂放下资料。
拿着钥匙出门。
出去之后,孟拂把钥匙还给了任老爷,就回去了。
她回去后,苏地还在她这边,二长老刚离开。
孟拂躺在沙发上,抬头望天花板,苏地刚好试做了个新甜品,他把甜品端上来给孟拂试一下,并拿着章询问孟拂:“孟小姐,这个放哪?”
“我不想看见它。”孟拂坐直。
“啊?”苏地一愣,然后收起印章,没再问孟拂,准备等苏承回来,“您午饭吃了没?”
“没。”孟拂有气无力的。
苏地转身去厨房,劈里啪啦开始忙起来。
**
窦添这边。
风未筝来帮他看诊。
“任唯一翻了个大跟头,”窦添的一个小弟给窦添转告论坛上的八卦,“任家那位小姐姓孟,现在地网上都传疯了。”
风未筝帮窦添诊脉,没有抬头,并不好奇这位孟小姐。
倒是窦添,他知道小弟跟他说起“孟小姐”的原因,好巧不巧,也姓孟。
他坐起来,难得多了些兴趣,“把链接发给我,我看看。”
小弟直接把那个帖子的链接发给窦添。
窦添从前往后一看,看到其中好几条,对上面苏娴的定位没有疑问,看到其中一条,他指给风未筝看,“风小姐,你看看,他们说这位孟小姐可能会超越你。”
风未筝淡淡看过去一眼,并不理会,只道:“明天我要去联邦了,每年联邦的课考要来,你每日九点去中医基地。”
窦添点点头。
“行,那我走了。”风未筝已经在窦添这儿呆了一上午了,没等到要见的人,也不多留,她还有其他事。
风未筝离开,窦母把她送出去。
回来后,才看了窦添一眼,“以后别什么人都拿来跟风小姐比,我看风小姐不太高兴。”
“知道了。”窦添懒洋洋的应着。
继续往后面翻。
又翻到一条——
722楼:【何家跟兵协关系好,余副会出面我能理解,不过苏二长老到底是为什么?】
苏长老也去了?
窦添一愣。
他坐起来,心里开始想这件事,他比其他人更了解苏家,苏二长老按理说不会参与任家的事。
他心里装着事,也静不下来,索性拿了钥匙去找孟拂。
窦添来看孟拂的时候,孟拂在楼上处理任青的事,她要离开京城十天,这里的事肯定要有人接手。
她在楼上,窦添就没去打扰,想起来在论坛上听说的事,去厨房找苏地询问,“苏地,听说了任家那位孟小姐的事吗?”
苏地开了火,没抬头,“听说了。”
“我听说,她姓孟,你说巧不巧?”窦添抬头。
苏地把菜倒进去。
瞬间锅里扬起火。
窦添被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苏地瞥他一眼,眼里看的出来嫌弃:“不巧,就是我们小姐。”
“卧槽!”窦添爆出一句。
年度魔幻。
他不由摸出来手机,翻到地网上火了一整天的帖子。
京城好长时间没发生什么大新闻了,孟拂的横空出世绝对是个大新闻,对她好奇的人不知凡几。
窦添看了看论坛上的回帖,才几个小小时,已经一千多楼了。
1892楼:行了,翻了一下,也没多大功绩,跟任唯一比比就行了,怎么还真拿来跟风小姐比,至于吗?
风未筝是风家炒出来的一个名号。
也是京城不少年轻人的信仰。
窦添看着最后几楼的回复,不由拿出手机——
【孟小姐第一,苏大小姐第二,没悬念。】
这句话一发,就引起了不少人的回复。
窦添没注意了,外面苏承也刚好回来。
苏地拿着锅铲,对苏承道,“少爷,印章在书桌第二格,孟小姐说她不想看见它。”
“什么印章?”窦添好奇的看了苏承一眼。
苏承没理会他,只“嗯”了一声。
“添总,”苏地关了火,又想起来一件事,对窦添道,“我后天要去联邦,就不去学甜品了。”
窦添点点头,出来找苏承,想起来苏承最近忙的基地,他脑子里灵光一闪:“孟拂妹妹也要去联邦吧?”
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往联邦挤?
窦添估摸着他在联邦的房地产,蠢蠢欲动。
**
又过两日。
孟拂出发去联邦,她与任唯乾等人一起,还记着第一基地那件事,没跟苏承一起过去,苏地跟苏承提前一天飞了。
到休息室的时候,任唯乾与百里泽等人都到了。
任老爷送他们。
孟拂踩点踩得很死,到的时候,飞机快要起飞了。
她一到休息室,休息室里的人都下意识的看向她,尤其是来送机的任老爷跟来福,两人后来显然是听大长老说了第一基地的事。
孟拂任他们看,就跟在任唯乾身边,不说话。
而其他人,包括钱队,看向孟拂的目光都有些若有似无的变了。
任老爷看着孟拂不与其他人说话,他抿了下唇,对任唯乾道:“唯乾,你们身边没人照应我不放心,让来着跟着照应你们吧。”
来福可以去联邦,不过他没有盖过章的文件,是不能进器协的。
任老爷之所以想让来福跟过去,是想让来福趁此机会,修复与孟拂的关系。
他们这次人多,是私人飞机,里面的位置宽敞。
飞机准时在九点起飞,在他们上了飞机之后,任老爷才回去。
“不知道孟拂她,是不是还在怨我……”任老爷长长叹息。
**
私人飞机上。
分成两拨人。
孟拂,大长老,任唯乾,任博跟任炀坐在一块儿。
任唯乾坐在中间,郑重的向孟拂还有任炀科普联邦,“你第一次去联邦器协,那边规矩跟京城不一样,流浪的佣兵团跟赏金猎人到处都有,还有个不定因素的平民窟,你要跟紧我们……”
孟拂颔首。
她就没跟任唯乾说,她来过联邦录节目。
也来考过试。
八个小时后,飞机落到机场。
接待百里泽他们的是渡口的人员,他们派了几辆黑色的商务车,直接去联邦中心的四协。
蔚蓝的随身空间 一滴水珠
任炀第一次来,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一直扒在窗口看外面新奇的建筑。
大长老偶尔会跟任炀解释一些标志性建筑。
不多时。
车子停在一个建筑大门前。
“这就是器协吗?”不仅是第一次看到大门的任炀,就连来过这里几次的百里泽等人依旧为宏伟的建筑惊叹。
只见器协大门三米高的地方,一把黑色的弓跟箭在没有任何支撑下,于高空中凌空悬着。
每个第一次来这里的人,都会为这个磁场机关而惊叹。
大长老偏头,想要跟孟拂详解一下。
却看到孟拂瞥了一眼弓箭,然后就懒洋洋的收回目光。
并不好奇。
大长老:“……”
前面,百里泽已经拿出了两份名单,联邦器协的工作人员拿给了他一张卡,百里泽拿着卡再度出来,“先去酒店,后天上午能见到盖伊先生。”
四协在联邦中心,而联邦中心有一个天网最大的酒店,距离这里不远。
孟拂跟在最后面,见任炀一直左顾右看,她拍了任炀的肩膀,“想逛一下联邦吗?”
任炀眼前一亮。
孟拂扬眉,了解了,“行。”
**
联邦中心,一座城堡。
苏承负手站在奢华的大厅,头灯的水晶灯反射着冷芒。
他垂着眼眸,身形修长又清瘦,即便是这么站在这儿,也有种说不清的别致。
“玩这么久了,你也该回来了吧?”他身前,是一个亚裔中年男人,眉宇间与苏承有积分相似。
闻言,苏承抬头,他看着对方,嘴角勾了勾,漆黑的眸子不见半分笑意,反倒显得又几分锋锐:“回来?以什么身份?”
对面,男人被他激怒,他似乎有些衰老,眉眼间岁月的痕迹非常清晰,生生忍住怒意:“你是我最完美的儿子,难道你不想拿到联邦令,坐上这个位置?”
“我不想。”苏承轻声回。
男人大概没想到他回得这么干脆,他惊愕的抬头。
苏承冷静的回看他,“欠你的,都还清了,景先生,请以后都不要找我了。”
他转身,往大门外走去。
“苏承!”男人再度被他激怒。
苏承站在门口,脚步停了一下,他没有回头,只淡淡道,“景先生,如果你还想在你前妻跟你女儿面前保持自己的完美形象,不想让人知道你抛妻弃子,就不要去打扰他们。”
说完这一句,他直接离开。
“啪——”
屋内,男人摔了一套茶具。
门外,景安刚想进来,听到声音,嘲讽的笑了笑,直接往自己住处走。
“少主。”护卫为他打开了门。
景安往里面走,他作风向来肆意,随意抬了抬手,拿了本书就往里面走。
他刚进去没多久。
外面,有一穿着白色衣装的女人往这边赶过来。
护卫连忙弯腰,“琼小姐。”
联邦只有这么一位少主,这位少主也并未定亲,联邦不少势力都盯着这个位置,景安虽然没有定亲,但却有不少女友。
景少主爱好都是差不多类型的,会调香,最好也会一点儿医术,样貌清艳一点儿的,冷一点的,眉骨要好看,最好是亚裔,骨子里还要带着几分傲气。
这位琼小姐是跟景少主保持关系最久的一个。
她是香协一个普通的成员,自从四年前,被景少主看上,这一家人就直接搬到了联邦中心,她的弟弟也接连升职,从器协的一个打下手的变成器协的一个部长。
因为她的成功,不少人想要学她一步登天。
可惜,甚少有人成功。
前几天刚仗着新人跟景安一起出国的那位,还没回来就出局了。
景安作风随意,只有这位琼小姐,不管在哪都可以不用通传,护卫直接让开,请她进去。
琼小姐开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拿了瓶红酒的景安。
景安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道:“什么事?”
能在景安身边呆这么长时间,琼小姐自然会察言观色,知道景安现在心情不太好,她伸手摸了摸左手的缎带,没敢提自己弟弟的事:“景少主,我知道你一贯喜欢赛车,我买了今年车王赛的半决赛,我陪你去看看?”
她坐到景安身边,拿出来两张票。
景安仰头喝了一杯酒,偏头看着她的脸,目光接触到一张票,默许了。
晚上,琼小姐披着外套,从景安的住处出来。
景安从来不留人留宿,她拿着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那边,是一道男声,“姐,怎么样?景少主答应帮我摆平了吗?”
闻言,琼小姐眉头一拧,她这弟弟,即便因为景安的关系连升职位,但能力实在若,即便坐上了器协采购部的部长,做事也没有长进。
把策划部的热武尺寸图给弄丢了。
“盖伊,景少主心情不好,”琼拧眉,“你做事该成熟一点了。”
盖伊面色一变,“姐,那我该怎么办?后天就要投入生产了,找不到图,该死的我就完了啊!姐,你帮帮我,你也不想我被抓进去盘问吧……”
琼上了车,“你等我过来。”
**
翌日,一早。
任炀来敲孟拂房间的门。
孟拂拿了个鸭舌帽压在头上,示意任炀跟上。
楼下大厅,大长老等人在一起吃饭。
联邦不比国内,所有人行事都非常谨慎。
看到孟拂跟任炀不吃饭,反而往门外走,任唯一顿了下,她表面功夫向来好,如今还能若无其事的与大长老打招呼。
来福知道今天不去器协,但百里泽有其他安排。
看到孟拂跟任炀走了,他不由看向大长老:“大长老,他们俩这是要去干嘛?”
“小姐要带任炀去玩。”大长老淡淡开口。
听到孟拂带任炀去玩,百里泽收回目光。
他在京城地位崇高,但在联邦算不得什么。
预算了十天,这十天是要等联邦器协安排的,除却跟器协负责人见面交易的两天,其他排队的时候,他们都会集中去器协店铺查看交流各种武器,积累经验。
却没有想到孟拂竟然带着任炀去玩。
把这一次严肃的行程变成了游玩。
“那大长老要提醒他们,不要乱跑,”任唯一笑了一下,“联邦不比其他地方。”
大长老终于抬头,礼貌的看着任唯一,打断了她的话:“据我所知,是苏少带他们去玩的。”
来福也是一怔。
昨天晚上就从其他人那里知道了苏承这件事,只这会儿才真实感受到。
任唯一嘴角扯了扯,却没再笑出来,好半晌,才道:“原来苏少也在联邦,那我倒是白担心了。”
她垂下眸子,继续吃饭。
**
又过一日。
是百里泽带众人去器协见那位查利,与他商谈资源的事。
一大早,百里泽跟大长老这行人精神奕奕,准备进器协。
来福一直没找到机会跟孟拂单独相处,这会儿终于找到了机会,一早敲门去叫孟拂下来。
“什么事?”孟拂打了个哈欠,她倚着门,看向来福。
来福能听到孟拂房间电脑上的音乐声,听起来像是游戏,“时间到了,今天要去器协。”
孟拂眼皮一抬,“不用了,我跟大长老说了,昨晚打了一晚上游戏,今天就不去了,谢谢。”
她朝来福稍微颔首。
来福愣愣的看着孟拂关了门。
京城多少人做梦都想跟着一起来器协,见识一下器协。
孟拂这又是逛联邦,又是玩游戏的态度,真不像是来联邦做正事的,像是跟团的旅游人员。
楼下,任炀打着哈欠下来。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听闻孟拂不去器协,百里泽颔首,“行,那我们走吧。”
如果是任唯一不去,百里泽可能会上去说几句,告诉她进一次器协的重要性,不仅仅是人脉,更重要的是眼界。
但对方是孟拂,百里泽便没有多言。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器协。
刚到器协门口,百里泽一行人就被挡住,拦住他们的护卫神情严肃:“贵客临门,请稍等。”
大长老与任唯乾相互对视了一眼,便停在原地。
除却他们,周围还停着不少其他人,有些事联邦本地的人,有些是游客,有些事其他国家的器协人员。
与此同时,路的尽头,一辆车慢慢开过来。
器协门口一个护卫走过来,恭敬的拉开后座门。
后座,一个穿着白色衣裳的女人下来,看不太清脸,只觉得对方格外清冷。
她的右手手腕,一段未绑起来的缎带随风飘着。
“那是谁?”任唯一看过去。
排场好大。
任唯一见过的人里面,风未筝也不及眼前这人。
百里泽眯眼,他没说话,显然也不知道。
任炀问大长老,“大长老,你认识吗?”
他们身边,一个中年男人听到他们的话,笑眯眯的开口,“几位刚来联邦吧,竟然连琼小姐都不知道。”
“琼小姐?”任唯一看过去。
“对,就是琼小姐,看过她手上的缎带没,那是香协的标志,琼小姐是香协的人,”中年男人说到这里,微微笑了一下,“她是联邦香协A级的调香师,当然,这些都不重要。她还是景少主的人,没事绕着她点儿。”
说着,他语气里也是敬仰。
联邦A级跟国内A级不是一个层次的,联邦S级调香师都没几个。
百里泽知道,即便是风未筝,国内第一天才,拿到联邦,也不过是个中等资质,因为落差太大,风未筝每年都只在考核的时候回来,其他时间都呆在国内。
任唯乾也来过联邦几次,只是每次都匆匆略过,这是第一次真正接触到其他势力。
这中年男人口中“景少主”什么的,他不知道,也没听过,不过想想,应该也是跟器协少主差不多的存在吧。
酒店。
孟拂带着窦添打完一局游戏,手边的手机响起。
孟拂打了个哈欠,接起来。
是查利。
手机那头,查利的声音十分激动:“孟小姐,您来看比赛吗?今天半决赛!”
语气听得出来期待。
孟拂有些困,但查利是她半个徒弟,前两年没机会看他现场比赛,“嗯。”
她应了一声。
查利那边瞬间就激动了,“我去接您!”
“不用,”孟拂拿着毛巾去浴室洗澡,“我跟承哥去。”
她挂断电话,洗完澡,换了衣服,拿了顶鸭舌帽扣在头上,直接出去。
来福点了杯咖啡,一直等在楼下大堂,等任唯乾他们回来。
看到了孟拂离开的背影,他起身,想叫一声孟拂,还没开口,孟拂就上了一辆车,来福愣了一下,然后重新坐下。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咖啡的原因,来福有些惴惴不安。
**
器协内部。
百里泽跟任唯乾等人等在盖伊的会客厅。
盖伊作为器协的部长,他的休息室宝物无数,都是下面的人送的礼,除却这些,还有各式各样的高级武器。
任炀跟在他们身后,一进来就看到中间的四维投影白色天使像。
他张了张嘴,无比惊奇。
终于知道为什么百里泽这些人这么向往联邦,比起这里,京城那些确实不算什么。
盖伊这里摆着的任何一件武器,放到京城都是价值连城的存在。
接待他们的护卫看到任炀等人的样子,笑着瞥他们一眼,然后收回目光,“几位稍等,我们部长在见贵客。”
大概一个小时候,这人又进来,“部长请你们的负责人上去。”
站起来的是百里泽跟任唯乾。
两人去楼上找盖伊,兵协的事大部分都提前规划了,盖伊把器具列表给了百里泽,百里泽看完了,这才拱手,“谢谢盖伊先生。”
两人盖完章离开。
盖伊里面的一间房,门才打开。
出来的是琼。
盖伊给琼倒了一杯酒,终于松了一口气,“姐姐,辛苦你跑一趟了。”
“这些人我查了,都没什么背景,不会出什么差错。”琼没接酒,她还要陪景安去看球赛,她淡淡看了盖伊一眼。
“有姐姐出手,弟弟当然放心。”盖伊给琼捶着肩膀。
这件事他干得轻车熟路,显然琼不是第一次干了。
外面,百里泽跟任唯乾相互对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发沉。
事情不妙。
两人都不是第一次来器协了,盖伊给资料的快速都让人觉得违和。
百里泽拿出手机,手机上,刚刚盲发出的信息已经被接收了。
但百里泽的心情不见半点儿轻松。
**
联邦时间,下午三点。
来福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任博打过来的:“你说什么?”
“啪——”
因为他慌乱的动作,咖啡倒在桌子上,褐色的液体慢慢渗入地毯。
听完任博的电话,来福有些慌乱的挂断电话,连忙往外走。
刚想去器协,想起来任博在电话里的嘱咐,他停在大门边,等任博回来。
没几分钟,任博等人的车开回来。
一行人下车。
来福眼睛一扫,没看到任唯乾跟百里泽。
“到底怎么了?”电话里说不清,来福看着唯一还算镇定的任博。
“先回房间。”任博声音发沉。
等到了房间,他才看向任唯一,“你说。”
任唯一把手机给来福看,手机上是百里泽最后发出“快走”的消息:“我们今天是要跟盖伊先生商讨资源的,他们俩去楼上签署协议,接到百里会长的消息,我带着他们直接出门,刚出大门,就听器协的人说,有人盗窃了兵协的武器图……”
“是盖伊亲自动的手。”任博补充。
这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什么?!”来福跌坐在沙发上,面色怔忡,“那少爷他……他们……”
他神色发慌。
钱队急躁的,他拿着手机拨出了风未筝的电话。
风未筝就在联邦,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来。
听到钱队打电话的意思,风未筝也愣住,“你确定是盖伊?这个盖伊如果是我知道的那个,我想你们赶紧买票回京城吧。”
“您认识他?”钱队声音发紧。
风未筝叹息一声,“你知道我是香协的人,香协这一届的第一学员琼是盖伊的姐姐,是他的话,他们俩是要被送到FI2的,别说找我,你们找苏少都没用。器协少主变更,他们都在斗法,百里会长他们两个是被牵扯进去了。”
其余的话,风未筝没有多说。
但其他人也明白她的意思。
任炀抬头,他抿了抿唇,“FI2是什么?”
“路易斯的地盘,联邦四巨头之一。”钱队也坐到沙发上,无力的用双手抱着头,往日里他们知道自己与联邦这些巨头的差距,可没有一次,能真实的感觉到如此明显的差距。
盖伊甚至不用做什么,一句话就能让百里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这就是他们的差距,“路易斯,他本人……是比M夏还要恐怖的人。”
任炀抿唇。
他连M夏都是当作传说那种存在听的,毕竟京城还没人见过M夏的正脸。
任博从门外进来,他刚刚去孟拂房间敲门了,没找到孟拂,他停在来福身边,声音发沉:“小姐呢?”
来福脑子一时间卡住了,“哪个小姐?”
任博抿唇,“我说孟小姐呢?”
“不知道,她出门了,你找她干嘛?”来福呆呆的,说了一句,他渐渐回过神来,看向任博,整个人如同机械,满嘴苦涩:“现在这情况,找到她能有什么用。”
美女总裁的贴身助理 1024
任唯一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好半晌,终于抬头,她看着钱队,“买票回去。”
“买票回去?”钱队几乎是惊叫着出声,“你就这么回去?”
“风小姐刚刚说的你没听到?”任唯一“腾”的一下起身,“我们在这里也没用,说不定也会被抓进去,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离开联邦,回国后再想办法,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来酒店把我们抓过去?”
任博看了来福一眼,没说话,只拿出手机,给孟拂打电话。
第一次打通了没人接。
任博面色一变,又打了第二遍,这一遍,终于打通了。
钱队一直在打电话,除却风未筝外,他给方队也打了电话,安全局跟FI2有联系,钱队一直知道。
方队也确实跟FI2有联系。
京城器协也有自己的渠道。
但想通过层层渠道,想要立马见到百里泽跟任唯乾,不可能,等他们找到了渠道,事情也成定局了。
钱队挂断了电话。
门铃声忽然响起。
任博连忙开了门。
门外是孟拂,她一进来,就看到一大房间的人。
任炀率先抬头,看到孟拂,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姨神……”
孟拂还站在门口,没进来,她看了眼任炀,拍拍他的肩膀,最后朝钱队与任博示意:“跟我出来。”
抵着门的那只手,手臂上还缠着一个红色的车队应援带,淡淡的红色顺着浅蓝色的衣襟垂下来。
事情电话里任博转述的差不都了。
钱队下意识的起身,跟着任博任炀一起出去,此时他也顾不得跟孟拂不对付了,“去哪?”
孟拂往前面走,“去找他们。”
钱队以为她会带他们去找苏承,没想到她要带他们去找任唯乾跟百里泽,他顿住:“我们现在进不了器协的门,更别说去找会长跟任少爷……”
任炀跟在孟拂身后没说话。
酒店距离器协不远,走不到十分就能到。
任博没想到孟拂这么直接,他找孟拂是想从长计议,想要让她去联系杨花,询问杨花有没有认识的人,“孟小姐,我是请您找杨女士……”
任炀跟过来,“姨神,我们现在去是送人头。”
“别着急。”孟拂倏然停下,神色不见半点儿慌张。
钱队差点儿撞到她,任博跟任炀都不由看向孟拂。
她懒洋洋的从兜里摸出来一张黑色的铭牌扣在左边的衣襟上。
钱队跟任博下意识的看向那个黑色铭牌——
Fu Meng(孟拂)
Employee ID(工号):S019
“重新介绍一下,S019号孟拂,”孟拂弹了下铭牌,“能走了?”
S019,挂名器协第一实验室。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